時尚服裝網首頁
宜創商標轉讓網
首頁 品牌資訊 品牌大全 品牌排行 品牌搜索 品牌交易  EN
品牌熱點品牌故事
誰在涌向奢侈品消費新“圣地”?
來源:鹿鳴財經    閱讀:2457

“回歸”與“轉移”

胡桃兒最近很少再從海外代購那里買東西了。

她認識最久的代購長達十年,從自己有經濟能力起,通過代購買過數件奢侈品,但最近已經沒有點開過微信對話框。上一次還停留在年初,當時她問了一款火遍時尚圈的腋下包,PRADA CLEO,代購和她哭訴,海外的線下門店都還沒復工。

代購的“失落”不是唯 一,關于奢侈品消費,變化其實是持續進行的。

以往,國人購買的奢侈品大約占市場份額的35%,但僅有三分之一發生在中國地區,超過三分之二的奢侈品消費都是在海外進行的,出境購買奢侈品或代購曾是購買奢侈品的主要手段。從前每年都要出國旅游一趟的姚瑤,就坦言喜歡在出境游的收尾階段用一場“血拼”獎勵自己。

但過去幾年,關稅下調,縮小了國內外購買的差距,姚瑤開始覺得,其實專門去國外購買奢侈品也沒那么“香”了。而一場堪稱“黑天鵝”的疫情,則直接給許多事物按下了暫停鍵,對全球經濟和生活運轉方式產生了深刻影響。

去年至今,受疫情影響,中國消費者不能出國旅游,境外旅游幾乎癱瘓,海外代購也都受到巨大沖擊,國內的奢侈品消費習慣完成了一場逆境中的強勢“回流”。

2020年,全球奢侈品市場萎縮23%,但中國境內奢侈品消費上揚48%,到2025年,中國有望成為全球最大市場,而境外消費回流是驅動后疫情時期中國奢侈品消費增長的主要原因。

貝恩咨詢給出的統計數據具體顯示,2020年中國消費者境內奢侈品消費占比或達70%-75%,此前多在20%至50%之間。做出改變的,不乏像胡桃兒、姚瑤這些有著境外購物習慣的人,她們把目光投向了國內的專柜,以及更貼近時代脈搏的,線上電商。

于是我們不難發現,奢侈品消費“回歸”國內的同時,另一個變化也在悄然發生。

中國電商產業的滲透和電商文化的發展,重塑了年輕消費者的消費語境。成長于互聯網浪潮之下的80、90后,甚至更年輕的消費者,他們習慣于電商便捷的消費模式,樂于在線上快速做出決斷,下單商品。在足不出戶的特殊時期更是如此。

于是,消費方式的迭代、消費人群的接力和消費需求的更新,一起催化了奢侈品消費從線下大量“轉移”到線上的過程。

根據天貓奢品總經理王瑋蓁(JanetWang)的觀察,由于疫情的階段性反復,消費者已經逐漸養成了跨端購買的習慣,七夕線上銷售顯著比線下火熱。而越來越多消費者對獨 家首 發款、限量款、話題款等特別單品的偏好明顯,也更加關注綠色、健康、大自然、公益慈善,對本土文化認同感提高,一些中國風元素的單品賣得非常好,比如Qeelin的小紅鎖項鏈。

此外,與傳統消費者不同,年輕消費者也更偏愛從數字渠道了解奢品信息,將電商平臺、小紅書和品牌官網等作為主要參考源,線上成為國內消費者接觸奢侈品的主要入口。

胡桃兒最后就是在天貓的PRADA旗艦店下單了那個心心念念的腋下包,幾天后就背上了劉雯同款,半月型外觀,三角形琺瑯徽標,小巧高級。

她在黑色和白色間猶豫很久,后來在小紅書上被種草博主那句“PRADA不買黑色沒意思”說服,收到實物后愛不釋手,更加確信。

奢侈品牌線上“遷徙”

奢侈品線上銷售額在去年都實現大漲。貝恩咨詢數據顯示,2020年線上渠道的奢侈品銷售額增長約150%。

這種驚人的上漲,離不開奢侈品牌紛紛“觸電”,主動彌補消費需求缺口。

線下門店至今存在分布不均,滲透率不高的問題。一家門店的覆蓋率有限,甚至許多品牌仍未進軍三四五線下沉市場,難以通過門店進一步輻射消費者。

與之相對的,則是奢侈品消費者的擴容,以及互聯網消費的一代,在奢侈品這個品類上有線上消費的需求,但一直沒有被充分滿足。

辛瑜曾著迷模特吉賽爾·邦辰戴的一對梵克雅寶耳墜。她試圖在網上尋找同款,然而梵克雅寶雖然早已進入中國內地市場,并在十幾年間陸續在中國的一二線城市開設了17家精品店,但始終未有線上旗艦店。辛瑜只能趁著周末,穿過大半個城市物色同款。

2020年,全球疫情一鍵加速了奢侈品牌線上化的進程。這一年,天貓上出現奢侈品品牌集中開店潮,Cartier、Gucci、Prada、Balenciaga、Armani、Saint Laurent等200多個奢侈品品牌陸續官方入駐。

辛瑜曾經喜歡的梵克雅寶也于今年3月首 次“觸電”,開設天貓官方旗艦店,經典款和全新系列紛紛上線,還推出AR試戴、定制鐫刻等特別服務。

隨著線下渠道的大量關店和長期停擺,轉型線上成為出路。如王瑋蓁所言,面對多變且多樣的市場,奢侈品的數字化轉型是大勢所趨,也是必然選擇。

浩浩蕩蕩的入駐潮帶來了品牌與消費者的雙 贏。

通過入駐線上,品牌一站觸達到了中國最豐富的消費群體,也進一步占領了奢侈品年輕消費者的心智。

“相較線下,天貓奢品線上平臺的靈活度更高,我們在密切關注著消費者并和他們保持持續溝通,通過天貓奢品Luxury Pavilion頻道、內容傳播、特色服務,與消費者全鏈路的密切溝通?!蓖醅|蓁說。

而據天貓奢品營銷中心負責人鄭天介紹,平臺用戶主要包括小鎮青年、入門新人、大城中產、潮流追隨者、資 深買手五類奢侈品購買者。這其中,入門新人、小鎮青年正在成為新崛起的折扣奢品主力消費人群,推動了折扣奢品市場增長。

目前,千禧一代(1984-1995年間出生的人)是社會的中堅力量和消費主力,占奢侈品整體市場份額的70%以上,隨著95后等更加年輕的一代進入職場、收入增長,開始成為奢侈品的入門新人,其奢侈品消費額也正在迎頭趕上。

另有研究表明,中國奢侈品消費潛力巨大的城市超過200個,而天貓可覆蓋大量奢侈品門店尚未覆蓋的區域,進而讓品牌和消費者受益。

剛剛過去的618中,近400個城市的消費者上天貓購買奢侈品,一些幾乎沒有開設奢侈品專柜的四五六線城市,如江西新余、內蒙古錫林郭勒盟、黑龍江七臺河、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、西藏阿里地區等,奢侈品成交增速竟超過150%,小鎮青年購買奢侈品的熱情不可小覷。

吳飛是其中一例,他的故鄉新余,并沒有太多的奢侈品專柜。今年他拿到了一筆業績獎金,相中了天貓旗艦店的一款高級腕表,本來還擔心電商服務的他,突然發現在網上購買還能VR試戴。

“和我認知中的奢侈品網購確實不太一樣?!?/p>

數字化轉型的驚喜

王瑋蓁認為,“天貓平臺并非一個單純賣貨場,品牌可以在天貓奢品上實現全鏈路、全 方位數字化,通過數字化和不斷迭代的科技力量,在品宣、經營上不斷賦能品牌?!?/p>

當奢侈品牌通過天貓轉型線上,就能以一鍵或一店的方式觸達中國最 大基數、層次最豐富、地域分布最全面的消費者群體,而品牌在天貓收獲的不單單是銷售規模增長,更是一種駕馭數字化營銷的能力。

強大的數字化工具和深刻的消費者洞察,也讓天貓平臺逐漸成為奢侈品牌的“數字化第二官網”。

但奢侈品牌往往擁有悠久的歷史傳統,獨特的品牌身份和基因,強調面向高凈值人群的獨特體驗。在線下,這種體驗體現在店鋪選址和裝潢、定制化服務、特別活動及售后養護等方面。而如何在電商平臺與消費者的溝通中保持尊享和奢侈感,這對奢侈品牌和電商平臺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從消費者層面來說,天貓奢品除了100%正品、七天無理由退換、免費配送、極速退換、七天價保五大基礎保 障,后又推出了“奢品無 憂購”,上線了尊享包裝、視頻顧問、售后服務上翻、分期免息、買贈權 益五大特色服務,提升消費者購物體驗。

而此前,王瑋蓁就發現,“從售前到售后,線上消費者對個性化的服務要求更高?!庇谑?,天貓通過技術優化,提供更具科技感的數字服務。

“線上的服務無法完全復制實實在在接觸奢侈品的真實觸感、重量等。我們通過一些線上的技術不斷優化體驗,比如IWC官方旗艦店,先上線了3D展示,又上線AR試戴,通過不斷迭代發展,消費者可在線上轉動、放大縮小、正反面、材質模擬,盡可能地保留一些真實感?!蓖醅|蓁表示。

在科技的助力下,無論是選購一款珠寶、嘗試一件新衣、搭配一個包包,高品質的電商渠道既有線上的便利,又保 障了消費者在實體門店的尊享服務和試穿、試戴等優勢,而奢侈品牌在線上升級消費體驗的同時,又展現了品牌文化與美學。

于是,奢侈品牌涌向線上新圣地,而消費者也找到了賓至如歸處,何樂而不為。

吳飛還打算悄悄給女友送個禮物,三天后就是她的生日了。吳飛千挑萬選,相中了梵克雅寶Frivole系列的一枚單花戒指,金色幸運三葉草中墜著一枚璀璨的鉆石,現在物流已經在路上。

“不知道她會不會喜歡?!眳秋w忐忑而甜蜜,如果可以的話,他打算正式求婚。

加入收藏:請按快捷鍵[Ctrl+D]
上一資訊: 美國快時尚品牌Urban Outfitters將退出中國市場?
下一資訊: 國潮熱只是一二線年輕網民制造的幻象?
相關聲明:凡注明“時尚服裝網”來源的資訊,版權均屬于本網,歡迎轉載、摘編,但應注明版權信息。本網轉載其它媒體的信息,目的在于傳遞信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第一時間與我們聯系,謝謝!
品牌資訊
商標轉讓授權
© 2005- CnWear.com - All rights reserved.
工信部備案:浙ICP備11036775號-3 公網安備網 浙公網安備33020302000311號
韓國知名童裝B2W2
伊人大萫蕉中文字幕_伊人大蕉综合网在观看_伊人成综合人网亚洲_伊人成综合电影院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